极速飞艇是什么|极速飞艇稳赢

首頁

指導單位:國家電影局      主辦單位:中央廣播電視總臺 吉林省人民政府      承辦單位:長春市人民政府 

執行單位:吉林省新聞出版廣電局 中共長春市委宣傳部 長春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 長影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電話:0431-81162992,81162979 傳真:0431-81162979 郵編:130022 地址:長春市南關區誼民路966號 吉ICP11005196   吉公網安備 22010402000291號 

網站簡介      |      公司簡介      |      廣告刊例      |      法律顧問      |      誠聘精英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12377

  • q

新聞速遞

>
新聞速遞

《銀幕里的中國》:1992年 學以報國,任重而道遠

瀏覽量
【摘要】:
1992年,改革開放的第十四年,著名的南方談話就發生在這一年。

  開欄語:2018年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12月5日起,新華網吉林頻道與中國長春電影節官方網站聯合刊發由吉林出版集團出版的《銀幕里的中國——40周年,電影中的改革開放故事》一書中的文章,從電影的角度回望歷史,從歷史的角度重述電影,在藝術與現實的交相輝映中,重溫銀幕經典,展示生活變遷,致敬偉大時代。

  1992年,改革開放的第十四年,著名的南方談話就發生在這一年。

  隨著我國與多個國家建立大使級外交關系,中國代表團在巴塞羅那奧運會上取得了全面突破,《大紅燈籠高高掛》獲得第六十四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提名。我國第一個電影節——長春電影節誕生。中國,與世界越來越近,亦發現有所差距。

  是年,蔣筑英逝世十周年。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出品的電影《蔣筑英》在全國上映。誰是蔣筑英,在當時的中國,路人皆知。1938年,蔣筑英出生在一個職員家庭,從小立志報國。在北京大學畢業后,他放棄了上海的工作機會,毅然北上長春,投奔中國光學的奠基人王大珩先生,投身光學事業。

  長春光機所是新中國光學的誕生地,是新中國光學人才的最初搖籃。在那里,蔣筑英勇于探索,刻苦鉆研,研制出了中國第一臺光學傳遞函數測試裝置。那時,蔣筑英只有26歲。

  影片《蔣筑英》劇照 長影集團

  毋庸置疑,成績的取得并非一蹴而就,正是幾十年如一日的堅韌和奮斗,使蔣筑英不斷走在中國光學研究的最前沿。然而,長時間的忘我工作使他疾病纏身,1982年6月,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依然忍著病痛替一位同事出差,6月14日,因腹痛難忍被送醫,診斷為化膿性膽管炎、敗血癥、急性肺水腫并發癥,最終獻出了年僅43歲的寶貴生命。

  電影《蔣筑英》就是從蔣筑英1982年6月12日去成都出差開始講述的。臨行前,妻子路長琴為他理發,女兒和他約定要他趕在她13歲生日之前回來,兒子要他買一支自動鉛筆作禮物。然而他們不知道,蔣筑英永遠都不會回來了。《蔣筑英》敘事的特殊性在于,以妻子路長琴的視角回憶了蔣筑英平凡又光輝的一生。上映之后,影片廣受好評,幾乎獲得了當時所有可以獲得的電影大獎,也贏得了人民的口碑。

  更為重要的潛在意義在于,無論是1982年的蔣筑英,還是1992年的《蔣筑英》,歷史和藝術言說的都是一位知識分子學以報國的勇氣和毅力。以蔣筑英為代表的中國知識分子,在改革開放以后,都有著“把失去的時間奪回來”的潛在心理動因。所以,知識分子在20世紀80年代空前活躍,從某種意義上說,《蔣筑英》是對1980年代中國知識分子愛國情懷的致敬之作。學者許紀霖回憶,當時的中國知識分子思考的不是個人的命運,而是國家的興亡。報效祖國成為那一代知識分子的使命。

  所以,人們開始回憶,開始尋根,從《人到中年》到《陳奐生上城》,從《人啊,人》到《綠化樹》,思考著昨天,憧憬著未來。1986年上映的《芙蓉鎮》是回憶的高潮,謝晉用影像的方式還原著古華對知識分子的想象,反映出了一代知識分子的心聲,成為時代的象征。

  1992年的知識界,關于知識,關于知識分子,并不局限于一部《蔣筑英》。彪炳史冊的南方談話精神中,專門提到了為知識分子提供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環境。這本身就給知識界打了一針強心劑;多部電影在西方電影節獲獎,加速了中國電影向海外傳播,讓中國文化走向了世界;在日本仙臺,魯迅雕像揭幕,這位20世紀的文化巨人在去世若干年之后依然代表著民族魂的崇高角色。引領和號召知識分子學以報國的時代背景是,市場經濟逐步取代計劃經濟,開始深刻地影響人們的工作與生活。而隨著經濟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貨幣和自身價值的認識也發生了改變。商品經濟初期的條件下,人們發現,賺錢的途徑豐富而多樣。錢,開始成為衡量某種價值的指標。

  影片《蔣筑英》劇照 長影集團

  于是,很多知識分子也開始走向了商海,畢竟,潛心科學可能耗費終生心血而無法成為行業翹楚,甚至只能為奮斗一生的學科未來發展奠定基礎。而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特別是在中國改革開放逐步進入正軌的歷史條件下,賺錢雖并不容易,但是只要肯去賺,就會有收獲。《蔣筑英》,對知識分子發出學以報國的號召,因此恰逢其時。

  1992年,因為寫作《平凡的世界》而嚴重透支體力的陜西作家王衛國去世。孫少安和孫少平兄弟倆的人生早已各見起色,卻停留在80年代,留待諸多現實人物精彩演繹時代洪流。同年,另外兩位陜西作家陳忠實和賈平凹正在創作他們最重要的作品——《白鹿原》和《廢都》。

  同樣是在1992年,長春地質大學副教授黃大年得到了全國僅有的 30個公派出國名額中的一個,在“中英友好獎學金項目”的全額資助下,被選送至英國利茲大學攻讀博士學位。中科院北京天文臺來了一位新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南仁東。11月份,華羅庚數學獎設立,首屆獲獎者為陳景潤和陸啟鏗。前者為《數學學報》主編,對世界數學學科所做出的貢獻永載史冊;后者是我國數學物理研究的開拓者和領導者之一。陸啟鏗曾于1980—1983年任中科院數學研究所副所長。他受華羅庚所長委托主持數學所的工作,邀請了一批國外著名華裔學者如伍鴻熙、鄭紹遠、丘成桐、肖蔭堂,及歐美的著名數學家到數學所講學,同時組織各地高等學校數學師生來所聽課,介紹推薦一批有志中青年數學工作者出國留學、交流,此舉消除了我國長期在學術上與外界隔絕而產生的脫節現象,使很多年輕數學家知識眼界拓寬,繼而做出優秀成績。

  2009年,作為第一位到東北的“千人計劃”專家,在海外工作長達17年之久的黃大年從海外回到母校吉林大學,毅然決然地投入到祖國的建設中。他和他的團隊不舍晝夜,攻克了一個又一個技術難題,使相關領域達到世界頂尖水平。

  如蔣筑英一樣,黃大年英年早逝。中國知識分子熱血報國,無論在怎樣的時代,都是他們的使命。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雖然時代的變化翻天覆地,但是有一點是不變的:他們對祖國都有一顆拳拳之心。

  蔣筑英曾說:“一個人活著應當有個信仰——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黨的事業是永存的。要看到國家的需要,要為國家解決實際問題。”在他的生命被病魔無情吞噬的1982年,黃大年在給同學的臨別贈言中寫道:“振興中華,乃我輩之責。”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符曉/長春理工大學)

极速飞艇是什么 即时比分大赢家 北京pk赛车稳赚6码 北京pk10冠军 微信龙虎怎么压稳赢 赛车pk10定位胆计划软件 幸运快三规律破解 百年三肖六码com 时时彩后二码稳赚 快3免费计划软件手机下载 彩888下载